黑&白

嗷!永远爱叶修!!

周泽楷1124生贺活动开启!

啊呀呀!泽楷也要生日了呐!!


包包包子铺!:




周泽楷先生,谢谢你带着治愈而向上的力量走进我们的生命里。

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等待你亲手建立下一个王朝盛世。 



枪王大大,11月24日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11月22日11: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感谢 @海带啊海带 太太供图。




因开屏时间调整,


枪王的开屏将【提前至11月23日开启】,记得点开LOFTER欣赏大图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周泽楷1124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开屏申请相关须知:戳我  



【all叶】彼此当年少

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没有更文,还是一个劲儿涨粉……


搞得我非常非常愧疚啊……


愧疚得我都决定不要良心,开新坑吧!


***


早晨五点半的城市还是寂静的,空旷的街道上人星零落,只是偶尔才会有车辆飞驰而过。


旋转的轮胎卷起腾腾尘土,车身瞬间便离去很长,留下那些污浊的空气兀自打着旋,飞起的尘土飘扬着重新落到地上,不久又再次被卷起,像是在没有尽头的转盘上轮回。


苏沐秋在昏暗的灯光里,急匆匆地换上校服,踩着月光拎起书包向着他的自行车冲过去。


由于昨晚睡得太晚了,今早闹钟响的时候,他身体快过大脑直接按灭了闹钟,没忍住多睡了那么一小会儿。


事实证明,贪睡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马上就要,迟到了。


***


叶修坐在教室最靠边的一列,临着窗户。


天边泛起了橙红,一缕缕的云被晕染成了很嫩的粉,像是瓷器被刷上了一层釉色一般,镌刻在东方的天空。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叶修的同桌。


他此刻正在认真地小声背诵着《离骚》,目不斜视,忘我投入。


这篇文言文,叶修已经背诵过一遍,自觉掌握的还不错。


他抬手翻了翻书,发现今天早上除了这篇文言文,他还需要再背一段语词才算完成任务。


但是此刻,浓郁的睡意浸的他压根提不起兴趣读,使劲儿撑着眼皮才勉强没让眼睛合上。


完全提不起精神,也压根不想提起精神的他,百般无赖地托着脑袋看着窗户外。


朝阳带来的那点橙红色像是墨水,云层慢慢吸收汁液,从素白的绸缎慢慢变成锦缎丝绸,托学校绿植多的福,空气质量还算好的早晨,这过程清晰明冽,倒也算得上炫灿华丽。


叶修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一直盯着外边的天空,看着朝霞变幻。


在时间就是生命的高三时期,时间表几乎要以秒为单位划分开。


而叶某人仗着自己成绩好,此刻俨然是毫不在意的,发呆。


到底还是抵不过浓浓倦意,没多久他的头便禁不住一点点低了下去,好不容易撑开的眼皮也差不多要合在了一起——


在此瞬间,那个浅栗色短发的青年推门而入,径直冲着叶修这边跑过来,把叶修已经成了一个浆糊的脑袋,硬生生给惊回了固体。


“苏沐秋!!!”


没等叶修从睡眼里缓过来神,就听他班主任中气十足一声喊,那效果真是惊天动地,把一屋子读书的人都吓的停了下来。


而冲进门的男孩儿应声停下了脚步,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逃不掉”的悲壮表情,壮士割腕似的转过身子,向教室外走去。


叶修扭头看看挂在教室后墙壁的表。


时针正正停在数字六上,六点钟。


学校规定到校时间,五点四十五。


“诶哟喂,他又迟到了啊?这都连续好几天了……”


听着同桌的感慨,本来打算继续找周公聊天的叶修忽的来了兴趣,问他:


“诶,这人谁啊?”


叶修是名复读生,昨晚刚刚来,一整天都困倦不已的模样,不说一句话,让周围人都以为他是生人勿近的类型。


没想到“生人勿近”的叶修会主动搭话,叶修他同桌明显有些惊讶,却还是一手指指窗外,回答叶修:


“你说他吗?”


见叶修点头,他又看了一眼窗外那个正在挨批的人道:


“他叫苏沐秋来着,就是咱班次次考试第一的那位。”


“唔唔,”叶修饶有兴趣的透过窗户,盯着教室外那个少年微不可查的皱着眉,低头忍着老班的叨叨。


“你对他很有兴趣啊?”叶修他同桌见叶修一直盯着,禁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嗯?没,算不上感兴趣,觉得他挺有意思的。”叶修如是回答。


有……有意思?你怎么看出来的,从他迟到吗?……


叶修同桌心里吐槽,嘴上却是另一幅说辞:


“嗯………这人我也不是很了解,不过他的位置就在你后边的后边,离咱们倒是挺近的。”


他顿了顿,像是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压低声音对叶修道:


“虽说我觉得传言不可信,但是听说这人有点危险,你要是打算和他打交道,可要小心点。”


“嗯?为什么这么说?”


叶修看看窗外那人:“他看起来不像是会打架抽烟的那种社会哥啊?”


“不是这些,”叶修他同桌摇头,“就是那些比较邪门的东西。”


他顿了顿,接着道:


“据说他一旦扯上关系,就会变得很倒霉,运气差的跟得罪了天老爷似的,几乎就是走着路都有鸟屎落头上的那种地步——”


叶修“扑哧”笑了出来。


“诶你可别笑,貌似真的有人是这样的。”对方严肃道。


“这么玄乎?”叶修笑着,“万一是巧合呢?”


“这些都是传的呗,我也不知道。你看他长得不也挺帅的,成绩也好的一塌糊涂,按理说不应该小迷妹成群吗?结果身边连个鬼影儿都没,不就是因为这个吗。”


“嗯……”叶修看了一眼窗外,随即收回了目光,翻开了面前的语文资料书。


“那好吧,不管他了,咱还是继续背书吧。呃……”待到要称呼呢,叶修才发现他还不知道他同桌的名字,“兄台贵姓啊?”


“啊?”对方愣了一下,旋即笑了笑,“我姓肖,我叫肖时钦。”


“小肖啊!”叶修点头,“那好,那我们来背……今天早上老师让背啥来着?”


肖时钦很想吐槽这家伙说半句问半句的风格,但最终也只是无语了一阵,答道:


“离骚,赤壁赋,还有五个成语,五个文言词,一段作文,上课老师要提问。”


“卧槽,这么多!”以为再背一段作文就万事大吉的叶修惊了一下。


“对啊,老师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布置特别多……”肖时钦也表示无奈。


“没办法,高三了嘛!”叶修哈哈笑着回答。


言谈间他又抬眼看了看窗外低着头被叨叨的少年。


他的头顶上,若有若无的盘旋着一股子黑色的不明气体,乍一看像极了电视剧里魔王出场或是受诅咒之人的戾气怨气,期间间杂混合着白色,和黑气不同,这抹白是丝绸一般的质感,混合在一片漆黑里,更显得纯洁无瑕。


叶修的嘴角轻轻勾起一丝笑。


呶,可真是发现了很好玩的东西呢。


***


被足足训了一整个早读,苏沐秋才被班主任放过,刚坐到位置上,早自习下课铃就响了。


苏沐秋看着眼前这些成堆的背诵作业,再看看课程表上排在第一节的语文课,悲壮地叹了口气。


实在是老班比较重视他——他对于班里的活动事事配合,性格阳光也颇招人喜欢,最重要的是成绩特别好,虽然不在培优班,成绩却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隐隐有压他们一头的趋势,真真是班主任的眼中宝,心头爱。


只是这人哪儿都好,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天天迟到。


不管干啥都迟到,早读迟到、午休迟到、晚自习迟到,就是参加个活动也迟到。


而且由于某些原因,他在学校总是独来独往,颇为神秘,配合着他的各人的出色战绩,硬是给他披上了些隐世高人的色彩。


然而此刻,隐士高人正在叹息着感慨,他今天语文提问大概要完蛋了。


“真是的,作业怎么这么多啊喂…………诶,你能帮我捎个饭吗?我作业没写完呢!”


苏沐秋原本不在意,又捯饬了一番自己落下的作业,才忽然反应过来,这个时间点基本所有人都吃饭去了,班里应该已经没什么人了才对。


他抬头左右瞅瞅,三百六十度环视了一圈,果不其然,班里只剩下自己和前排的某个少年。


而后者此刻正眼带笑意地盯着自己,微微勾起的唇角带着一股子耐人寻味而又颇令人沉迷的气息。


这个笑——好想揍他。


这,便是苏沐秋对叶修的第一个印象。


这无比非主流的第一印象,也注定了这俩人以后纠缠不休弯弯绕绕艰辛无比,却相依相偎相互取暖相伴相生,一边实名嫌弃对方一边把诬陷对方的人海扁一通的曲折相处模式。


然而苏沐秋并没有未卜先知预告未来的能力,此刻的他,只是紧张,非常紧张。


他太久没和人搭话,或者说太久没和人类说话,猛一下子被人搭话,感觉舌头都大了。


紧张之下的苏某人不自觉的歪了下头:


“你问我啊?”


极高的颜值配着这套动作,个子高大的男生居然显出几份萌感来,看的叶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当然啊,咱班里又没别人,难道我还跟哪个看不到的家伙说话吗?”


苏沐秋闻言心里咯噔一声。


确实有这么一个“看不见的东西”,此刻正幽幽地悬在自己身后的空中,浑身上下黑漆漆的,散发着浓重的黑气——像是在千万煤球里摩擦后产生的那种实打实的黑。


苏沐秋对照过百科,这家伙应该是个鬼魂儿,并没有什么伤害力的那种。


昨晚苏沐秋不过就是多瞥了一眼,这东西就跟被招了魂儿似的,飘在他身后怎么赶都赶不走。


虽然这东西就是个魂儿,看这股子寸步不离的劲儿,说是被招魂儿貌似也没毛病。


而且,就是因为这东西怨气太重,昨晚一堆子小妖怪小鬼怪被吸引了过来,在他周围鬼哭狼嚎,搞得他一晚上都没睡好。


然后今早就迟到了。


然后他背诵作业就没完成。


然后语文课老师提问就完蛋了。


…………


苏沐秋很无奈,非常无奈。但是怎么说这也就是个魂儿,有再重的怨气,过个把个月也就差不多散了,而且吸引来的又都是些小鬼怪,对他造不成多大影响。


他现在除非是遇到会对人造成伤亡的恶劣妖怪,基本都已经懒得去消灭了。


毕竟他体质特殊,天生就极易吸引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消灭一波再来一波,压根弄不完,久而久之就不想管了。


就是这些怨气有点麻烦,自己倒是有些免疫作用在,对常人可就不一样了。


虽然不是什么大的作用,但是确实对他产生了那么点影响——怨气对凡人,有厄运的作用。


这些小东西带来的厄运还不至于威胁生命,但是会致使丢钱、玩手机被逮住等等,这些在学生看来,可都是些天大的事儿。


所以久而久之就没有再靠近他的人了。


所以这一会儿,苏沐秋颇有些方方的。


面前的男生弯着眼睛,睫毛微微盖住半个眸子,再次启唇问他:


“能帮我捎个饭嘛?”


苏沐秋犹豫片刻,对他无奈的笑笑,摊手道:


“我早上什么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我这背书也要完呢,今早不吃饭了,就不去买饭了。”


“哦……那好吧,我还是自己去吧。”对面的男生沉吟片刻,冲苏沐秋伸出一只手:


“把你饭卡给我吧!我也帮你捎一份。”


看着那只伸过来的,白皙无暇的手,有那么一瞬间,苏沐秋的脑袋里嗡的一声乱了片刻,却又迅速恢复他原来的模样。


他还是一切如常的模样,轻轻笑了笑,伸手去拿自己的饭卡。


只是在下一刻,他放进眼前少年手里的不是他的饭卡。


鬼使神差的,莫名其妙的,他把自己的手放到了那只瓷白的手中。


我……来冒个泡。


我真傻,真的。


当初干啥要开长篇?我现在只想把手给剁了!


哥什么都不想说那篇……我卡文了,大概是。


我想写战斗场面的来着……但是我那渣比文笔……写出来的东西简直跟小孩儿玩似的。


所以最近我去疯狂补原著去了,顺便疯狂吸叶,啊,我的快乐源泉。


同时这篇文它虽然是个吹叶文以及爽文,但是去前边瞅瞅那ooc和bug多的我只想摔手机,什么垃圾文章居然也敢放出来😓,当初的我到底哪儿来的胆子😂😅,我想着去把前文修一修,至少ooc和bug不要太多……


所以可能要鸽一段时间。


但是吧,就这一篇还好说,重点是我不止这一个坑……


我是真的好想把手剁了。


所以我就来问一声儿,除了哥什么都不想说,其他坑有人看没?


有人看的话我试着更几篇。


没人看就正好了,我再开个坑。


虽说开坑的话,以后我肯定还想剁手。


但是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被某人一天一群鸽子的送的我,现在只想咕咕咕咕。


要是没人的话我就暗搓搓多鸽那么一段时间。


诶嘿。


一帧定格

沐秋生日快乐呀!!

试着写了写,发现个人向粮食向我真的写不来……

嗯,我亲爱的朋友送我的,那我就不客气的接受啦!

再来一次,沐秋生日快乐呀!!!

南笠:

*全职高手,为苏沐秋所写贺文


@黑&白 ,送给朋友一个帅逼


*本文索克萨尔操纵者:魏琛






“哥!”


 


时针刚刚走过十二,一声清脆悦耳的呼喊就透过耳机传了进来,着实令苏沐秋吓了一跳。一时的分神,屏幕上僵持许久的战斗终于结束。苏沐秋摘下耳机,大声喊了句“啊怎么了”,回头发现苏沐橙站在门边,柔和的小夜灯灯光照亮苏沐橙打哈欠的瞌睡动作,好像还不适应熬夜一样,看到苏沐秋回头的动作眼睛又精神了些。苏沐秋站起来。


 


苏沐橙落下自己怀中的小熊玩偶,光着脚丫子在地板上向苏沐秋跑过去,一连串的足音像林间奔跑的鹿蹄声,待到苏沐秋回味过来,怀里已经多了一张笑脸。


 


苏沐橙抬头:“哥!生日快乐!!!”


 


 


 


窗帘没有拉好,秋后的下午阳光落在刚睡醒的苏沐秋的脸上,苏沐秋不禁伸手遮挡,结果发现自己的手被箍在某人怀里。熬夜后醒来并没有早上早起的神清气爽,苏沐秋艰难的把叶修的胳膊腿儿从身上拉下来,睡眼惺忪的洗漱一番,觉得当初的决定真是个错误。


 


两人的床都是单人床,叶修买的那一张比较高。买完还有送货上门的服务,叶修顺便让人把两张床并在了一起。


 


苏沐秋惊讶:“你把两张并在一起干嘛?睡觉不觉得难受吗?”


 


叶修指挥着搬运工,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苏沐秋:“两张单人拼在一起不就成了张大床吗,你想想睡大床大舒服,滚来滚去多好玩。”


 


想得很好现实却很骨感,苏沐秋拿起手架上的毛巾擦脸,悲催的想着。叶修睡觉太不老实,他的床又高一些,晚上总是顺势翻到了他的床上,搞得两张床像一张床一样,不,更像是水族馆里面的小水槽,把他和八爪鱼放了进去。


 


苏沐秋一面愤愤地吃着苏沐橙早上上学走时留的已经凉了的早饭,一面查看QQ信息


 


陶轩:来我这儿一趟,有东西给你。


 


 


 


陶轩是嘉世网吧的老板,就是他和叶修狭路相逢的那家。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两个玩荣耀的顶尖高手碰到了难免有些摩擦。他们连续着两三天约定在这里pk了,两人技术娴熟,战法多变,华丽的子弹轨迹和灵活炫纹吸引了不少人驻足围观。


 


时值盛夏,陶轩坐在前面吹着立式小台扇若有若无的燥风,百无聊赖的在看还珠格格,键盘边已经堆了好几堆小山丘似的瓜子皮,将将入眠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阵高过一阵阵的拍声叫好,令不少其他上网的人看向那一面。


 


又在pk,陶轩从糖罐里倒出来一个口香糖撕包装丢进嘴里,又拿了两个口香糖。本来他是挺无所谓的,毕竟人pk,还是高手,旁边人赞叹一两声也无伤大雅。不过这次数多了就不大好了,这几天已经有人投诉了。


 


陶轩艰难的拨开围观人群,腹诽着观赏的人还挺多,就看到两个半大的少年一喜一忧地摘下耳机,清秀的面容上有自头顶渗出的汗水在闪光。


 


“嗳嗳,这局不算,刚刚那位兄台大吼一声吓了我一跳,我操作失误了,我们重来。”撇嘴的少年拿出一个本子划划写写,对着另外一位说道。


 


“呵,”那位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嘴里叼了根棒棒糖,“那就再来。”


 


两人又准备开战,陶轩连忙叫住两位:“嗳,等下。”


 


小本子那位还没戴上耳机,疑惑的看着陶轩,道,“有什么事吗?”


 


陶轩分别给两人一人一个口香糖说:“两位麻烦能换成包间吗,你们两位大神旁边围了这么多人,我这网吧都有人投诉了。”


 


棒棒糖那位道:“可是我们没有钱,你要免费给我们换吗?”


 


凭什么吃这亏?!陶轩想起来这两人整日在这打游戏也不知道水平究竟如何,提出一个折中的法子道:“不如我们就来打局荣耀?三场定胜负?”


 


一听大荣耀,棒棒糖那位直皱眉头,“你行吗大叔?我们年轻人的游戏,怕你跟不上节奏。”


 


陶轩怒道,“我也就比你们大不了几岁好吗?!这我叔送我的的网吧!!!”撸了把袖子,吐掉嘴里的口香糖,“来吧,赢了以后你俩来我给你们免费。”想了想又指着机子前的罐子说,“糖你们也随便吃。”


 


少年专注下来,瞳孔里映出荣耀的界面。


 


 


 


“叶修没来?”


 


“他还在睡。”


 


“还睡?!”陶轩叹了口气:“仗着年轻了不起啊?老了身子一堆的毛病!”


 


苏沐秋笑道:“年轻疯着才够劲嘛。”


 


陶轩从抽屉里取出一沓白纸,说:“以后可少熬点夜。喏,我想这个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生日礼物。”


 


两份合同


 


“不是早就商量好了吗?我开战队,你俩必须是我的人。”陶轩说,“我看秋木苏资料卡上显示今天是你的生日,索性今天就给你了,叶修的你也拿回去吧,你们不是住一起的吗?”


 


“嗯……”苏沐秋还没反应过来,这重磅炸弹砸得他有些头晕。


 


“行了,别迷瞪了。”陶轩笑着说,“快回去吧,估计现在沐橙都放学等你庆生呢!话说沐橙有阵子没来玩了,你抓把糖带回去给她吧。诶!混蛋!你给我留点啊!!!”


 


苏沐秋没理他,一路欢快的飞奔下楼,像个凯旋而归的骑士


 


 


 


“诶!叶修!叶修!”


 


“在呢,干嘛。”


 


苏沐秋把门啪得关上,把刚刚在楼下买的小龙虾放到桌子上,兴奋地朝叶修举着合同。


 


“职业选手!我们要成职业选手了。”


 


叶修的脸色微变,旋即又笑道:“凭哥这实力,这一天总要来的。”


 


“你可吹吧你。”苏沐秋把叶修的合同递给他,“沐橙回来了吗?”


 


叶修说:“回来了。在屋里打扮呢。”


 


苏沐秋一脸骄傲:“我妹妹素颜也很好看啊。”


 


叶修说“我也这样觉得,只是女生总是认为不打扮就不好看了。”


 


苏沐秋表示赞同:“女人心,海底针啊。”


 


两人一面感慨,一面准备晚饭。等到苏沐橙出来的时候,饭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


 


三人坐下来,苏沐橙从抽屉里取出三个纸杯,倒了些可乐,递给叶修和苏沐秋。三人就着可口的饭菜,把手中的可乐碰在一起,棕褐色的可乐在灯光下泛起一阵闪耀的光。


 


“生日快乐!”


 


叶修感慨:“又老了一岁啊。”


 


苏沐秋笑道,“那也是我老,你叹个什么气。”


 


“没什么,人嘛,总是伤春悲秋的。”叶修嘴上开始装逼,手上开始剥虾,“来,吃个爸爸剥的虾,明年你就是荣耀第一神枪。”


 


三人坐在那里插科打诨,碗碗盘盘中间的鱼汤散发着热气,看不清但能听清旁边的电视机正在播着的新闻联播,同时模糊的墙上的挂钟和窗外的灯火。


 


可乐不是酒,偏偏当酒喝。苏沐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干了。三人聊着聊着聊到了最近公会里很多人迫于现实生计弃游,不住唏嘘感慨。苏沐秋不顾形象的打了个嗝,道,“嗳,你说,以后我们会分开吗?就像老梁一样,明明之前一起打boss那么嗨,结果现在人影都找不到。”


 


桌子上的虾皮已经堆成了小山丘,叶修还在剥。他听到这话手不由自主停顿了下,马上又镇静回来,神情自若的继续剥虾。


 


苏沐橙担心道:“哥你喝醉了?”


 


叶修说:“喝可乐喝多了把你,扶你回床上歇会儿?”


 


“没喝醉!嗳,我认真的。”


 


苏沐秋突然一拍桌子,吓了叶修一条,手中的虾一惊扔了出去,正好不偏不倚落在苏沐秋的头上。桌上的可乐泛起一阵浪,叶修杯子的可乐有点多,溢了出来,顺着桌子滴到了叶修裤子上。叶修无奈的看着苏沐秋,苏沐秋执着的等待着答案。


 


叶修抽出一张纸巾擦自己的裤子,安慰苏沐秋,“我这都离家出走了三年,还能去哪儿啊?不跟着你们一起。睡大街吗?”


 


“我…唔…!”


 


苏沐秋还想再说什么,被叶修用一只虾堵住了嘴,“行了行了,寿星您快把头上的虾拿下来,碎皮和油都弄了一头,要去当虾大王吗。”


 


苏沐橙哈哈大笑。


 


苏沐秋对着叶修翻了个白眼。


 


 


 


叶修倚在卫生间门口看着苏沐秋洗头,一脸想笑的表情。待到苏沐秋洗完头拿了条干毛巾擦头时,完全绷不住了,扶着门蹲下来直笑。


 


苏沐秋:“……”


 


苏沐秋:“不是,就这么好笑吗?”


 


叶修抹了把眼泪,道:“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们的秋木苏大大也是个如此重感情的人。”


 


苏沐秋哼道:“什么?!哥可是没有感情的杀手!这么说太掉身价了。”


 


外面传来苏沐橙的声音,叶修说:“行了,杀手。走,上荣耀去,看看哥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


 


老年人和网瘾少年的饭后运动不一样。一个是散步,一个是打游戏。苏沐秋和叶修刷卡登录自己的账号,界面加载到公会画面,苏沐秋发现公会这边聚集好多人,快是他们一团的总人数了。


 


大家也都发现了秋木苏上了号,纷纷开始刷屏“生日快乐”,不知道哪个大款又用小喇叭在世界频道上开始刷,过了一会儿系统又出了公告,惹得苏沐秋直笑。


 


秋木苏:“怎么?还搞得普天同庆啊?”


 


一叶之秋:“可不?给你涨涨粉。”


 


“副团副团!”底下有人开始喊道,“我们和团长有礼物要送你!”


 


“是啊,副团!生日快乐!”


 


“副团这次是全公会庆生,下回就给你在上海刷屏了!”


 


一叶之秋从背包里掏出来个细小物什,放到与秋木苏的交易平台上。


 


“这是……”苏沐秋瞪大了眼,“?!深海玄铁?!老叶你什么时候刷出来的,都不喊我!”


 


“礼物嘛,喊你还有什么意思。”


 


“是啊,副团。这东西掉落几率太低了,我们打了好几次。”


 


“就是就是,经常熬到后半夜。”


 


“副团喜欢就好!”


 


叶修的声音从一叶之秋的语音栏冒出,“哥这是为了儿子好不好?谁知道你那把小破伞还要多久才能完成?”


 


苏沐秋:“那是我儿子好吗?!我才是千机伞的爸爸。”


 


叶修:“我提供的材料。我给它了肉体。”


 


苏沐秋:“我还给他思想了呢,你可闭嘴吧。我才是它爸爸。”


 


叶修谦让道:“那成吧,我算是它爷爷。”


 


众人嬉笑打骂,游戏里还是阳光天气,池塘边不是有天鹅游过,鱼儿的飞跳惊动低洼边草地的青蛙,引起一和蛙鸣。


 


 


 


公告:【蓝溪阁】打破千波湖记录,用时29分04秒


 


众人:!!!


 


秋木苏:???


 


众人:团长!这不是咱们前两天刚刷过的吗?这么快就被破了……


 


一叶之秋:顺其自然,有空我们再刷回来。


 


索克萨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把叶秋踩在第二名的位置,爽!


 


一叶之秋:不要脸……


 


索克萨尔:嘿嘿,不敢当不敢当。沐秋喜欢这份礼物吗?


 


魏琛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苏沐秋疑惑,哪里有什么礼物,难不成还能指的是破纪录?


 


秋木苏:这算什么啊……


 


索克萨尔:这是精神礼物,告诫你们小年轻不要骄傲,尊老爱幼才是苗根正红的好青年该做的事。


 


“靠!”叶修不禁笑出声来,“老魏你可太要脸了。不就一个副本记录吗,怕你不成?”


 


魏琛发过来一个不屑和一个鄙视的表情。


 


一叶之秋:走!一团的人,随我和副团再刷回来!


 


叶修摘下耳机,问苏沐秋:“走?”


 


苏沐秋也摘下来,回答:“走!”


 


再戴上耳机。


 


游戏内,蓝天白云,阳光耀眼。




--------------END-------------


拖延症!想了一星期结果今晚才开始码字......


嫌糙的话......以后有空再改吧,让我懒会儿......

苏沐秋1021生贺活动开启!

卧槽这个苏沐秋好帅诶!

包包包子铺!:


感谢 @宇不清 太太提供图源。

他是荣耀史上的天才,千机伞和却邪的构思者和创作者。
从容自信、乐观开朗,面对挫折能笑着说“从头再来";不轻易服输、好胜心强,能为了PK胜负弄来一个小本,一笔一笔纪录战绩。
做为哥哥,他坚强尽责,为妹妹撑起一片天空;做为友人,他友善又义气,而做为一个人,他乐观而独立。他像一阵凉爽的风,吹开阴霾,为身边的人带来笑容。


神枪苏沐秋,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10月17日16: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因开屏日期安排调整,苏沐秋的开屏日期定在10月18日。

10月18日记得点开我们,为他庆生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苏沐秋1021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开屏申请相关须知:戳我  


【all叶】一次……惨剧。


大家中秋快乐呀!!!

记得多吃月饼,也别忘了赏月呀!!

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哟~

这篇聊天体注意哟。

***

                           〖活大器好〗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这谁起的名字。

海无量:这么富有含义英明神武的名字,除了我还有谁起得出来?

百花缭乱:是啊,一看这简单的四个字里的蕴含的复杂的猥琐与猥琐与猥琐,就知道是你。

一叶之秋:??我这儿啥时候多出来个群?

一叶之秋:这干什么用的?

无浪:唔,没记错的话是喻队办的吧?说是把前辈单独拉出来说事。

索克萨尔:是的。把叶修前辈和我们单独拉出来,职业群里太多人,有些话说着不方便。

大漠孤烟:干的不错。

夜雨声烦:哇哦哦哦哦,这真是个好主意呀!但是老叶呢老叶呢老叶呢?我怎么没找到老叶在哪儿啊?列表没他呀???

索克萨尔:还没拉。

一枪穿云:拉。

索克萨尔:……

石不转:难得喻队这么好心,这种事还专门把我们都拉进来。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我其实非常不想这么好心。

夜雨声烦:噗哈哈哈哈心疼队长一秒!!

王不留行:你不想也得想。好不容易你摇骰子输一回,可不得把你给使劲坑一下。

索克萨尔:呵。

夜雨声烦:王杰希你怎么又怼我们队长,虽然你这次的事做的挺对的,但是你休想怼我大蓝雨!!!而且队长他摇骰子怎么可能会输,你可别是做梦没睡醒呢吧??

王不留行:@夜雨声烦  有截图。

索克萨尔:……三十次骰子,再欧也抗不过去啊。

无浪:三十次才输一次?喻队6666

石不转:我倒是挺好奇,这么不公平的规则喻队为什么会答应。

索克萨尔:因为当初是叶修想玩的。

王不留行:说是要见证下喻队的真正实力。

一叶之秋:???他俩的事,王杰希你怎么知道?

海无量:孙翔这次发言不是洗澡之后说的哈。

王不留行:因为叶修拉我当公证人。@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海无量,什么意思?

百花缭乱:他在夸你呢。

一叶之秋:夸我?什么夸我?

王不留行:据说洗澡的时候,水分子会发生自由运动,通过协助扩散渗透作用等,进入细胞内。

一叶之秋:……这什么玩意儿。

百花缭乱:就是脑子进点东西……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啦,话说叶修和喻文州的事,他干嘛要拉王杰希?我觉着他肯定是想搞点事23333

无浪:毕竟这样不会有包庇现象。

海无量:我说呢怎么今天老叶还问苏沐橙,要她支招,苏沐橙去问的楚云秀,最后得出的惩罚居然是这个!

海无量:我作为兴欣成员,还获得管理一个!

索克萨尔:……

百花缭乱:楚云秀大概是在群里受不了天天被秀了吧23333

海无量:喻队已经不想说话啦哈哈哈哈

一枪穿云:还没拉。

石不转:然而,最主要的是叶修前辈不在这儿。

夜雨声烦:我拉了!他没同意啊!干嘛去了这家伙

         〖您的好友【君莫笑】已加入本群〗

百花缭乱:说曹操曹操到。

海无量:哟,老叶,想我没有?

夜雨声烦:@海无量  没有下一个。

海无量:我跟老叶说话呢你插什么嘴。

索克萨尔:前辈来啦,欢迎。

石不转:欢迎。

大漠孤烟:欢迎。

一枪穿云:欢迎。

王不留行:欢迎。

一叶之秋:你可终于进来了。

海无量:老叶你看咱群的名字,有什么感想?

百花缭乱:噗,方锐你要点脸。

夜雨声烦:要说这个群名,讲实话你们都不如我,知道什么叫做属于冷酷的杀手吗?找准时机,一击必杀!

王不留行:要是你没那么多话的话。

无浪:噗哈哈,不愧是王队

百花缭乱:讲实话要是黄少天连那时候都话多,说不定老叶就直接萎了呢噗哈哈

夜雨声烦:你们少在老叶面前黑我!!!休想诋毁我的形象!!休想休想!!

海无量:黑你又怎么了,反正你也白不过老叶。

索克萨尔:前辈的皮肤不仅白,手感也很好的。

王不留行:说的跟你摸过似的。

石不转:手感确实不错。很嫩。

百花缭乱:??张副队,你这是打算推翻我对你的印象吗?

夜雨声烦:老叶的皮肤确实很好啦,特别是脊背,顺着摸下来那感觉啊,比丝绸还丝绸啊。老叶的手摸起来也很舒服,腿也舒服。

海无量:黄少天你再说两句信不信我禁你言。

夜雨声烦:我还告诉我我枕过老叶的腿呢,你能怎样,顺着网线爬过来?你过得来吗过的来吗过的来吗?

索克萨尔:少天要谦虚些,我曾经抱着他睡了一晚上,我还没说什么呢。

夜雨声烦:……

海无量:……

一叶之秋:不就是摸过,有什么啊!

百花缭乱:……

一叶之秋:下次去了我也摸

一枪穿云:……

大漠孤烟:他在我怀里睡着过。

百花缭乱:………

石不转:……

王不留行:他亲过我的脸。

一枪穿云:他扑上来抱住我。

无浪:……

夜雨声烦:靠!

海无量:老叶你这就不对了,我作为兴欣成员为什么还没这么多福利??老叶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背着我有人了?

无浪:叶修前辈呢?刚刚开始他就没说话。

夜雨声烦:@君莫笑  快出来出来!

君莫笑:?

君莫笑: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啊。

百花缭乱:老叶你个狠心的男人!

海无量:老叶我要讨个说法!!

无浪:前辈刚刚怎么不说话啊

夜雨声烦:被吓到了吧2333333333

君莫笑:不是啊,刚刚我不在,我爸拿着手机看东西呢。

王不留行:……

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

百花缭乱:……你说啥??!!

夜雨声烦: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

王不留行:岳父??!!

君莫笑:……

一枪穿云:!!!

一叶之秋:你爸??

索克萨尔:…………………

石不转:…………叶修你别乱开玩笑………

大漠孤烟:胡闹!

君莫笑:没开玩笑啊,我爸开始还笑盈盈的,这会儿脸黑的跟老韩似的。

海无量:……草啊!!我的形象啊啊啊啊啊!!

君莫笑:?你们干了什么,我没空去爬楼……现在老头子不让我聊QQ了

一枪穿云:前辈别

君莫笑:你们滚吧!!我儿子不会给你们碰一点的!!!

王不留行:…………?!!

海无量:岳父!!

君莫笑:谁你岳父!

索克萨尔:叔叔您听我解释,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王不留行:不,我是他们里的清流,您别听他的

百花缭乱:不不不,叔叔您别生气,我就是开玩笑,他们才是真的禽/兽

夜雨声烦:不是的!!其实刚刚那个不是我发的!!我的账号被他们给偷了!!就是为了诋毁我!!叔叔您可别被骗了!!

海无量:叔叔您可别对我有误解,我其实非常纯洁非常纯正!!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无浪:叔叔你好,我是这个群的一股清流,是来劝阻他们的,谁料到他们如此放肆,还请叔父不要生气

一枪穿云:我不是我没有……

石不转:时间不早了,叔父您该睡觉了

大漠孤烟:你好,我

  〖系统消息:成员【君莫笑】已退出本群〗

夜雨声烦:靠靠靠!!!

王不留行:喻文州,下次骰子三十次你再敢输。

百花缭乱:王杰希会用他的大小眼特写吓死你的。

王不留行:……

都凉凉了还不忘插一刀。

男人啊。

超他妈生气,垃圾阅文!!

官方周边五圣,妈的,超他妈生气!

春山长明:

看到很多姑娘还挺吃惊这件事的,默默的把当年的长微博捞上来,那时是17年老叶生日之前,那天晚上我搜微博,好多好多姑娘都不知所措战战兢兢,都是特别特别绝望难过的样子。那时候已经是17年了,而在15,16年期间叶粉一直在忍受着各种骚操作,17年忍到极限才彻底爆发,当时长微博做的特别仓促,好像还有很多骚操作没总结进去,比方说全职高手出手游里面结果没有君莫笑啥的……我记得我当时看到这条微博时真的是猛男落泪了(。)

捞这条也不是想说明啥,只是想让姑娘们知道,买周边什么的是让自己开心,喜欢老叶本身也让人快乐,知道官方做过什么是什么态度才能合理消费,为了信仰发电最后却被打脸,那种心情确实是非常非常不好受的。

要是觉得不想买了给自己添个小裙子口红啥的不也很好吗,要去受这个气呢,女孩子要懂得更爱惜自己,要努力对自己好,不是吗。而且老叶第一弹粘土快要补款了,又还有第二弹粘土,应该也很可爱,都是挺好的。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 17:00 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 *: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2017.05.27 15:20 更新:记录,截止此时,转发12000,评论2730。长微博忽然被买水军疯狂转发,不负责任地预测一下,大概马上就有人会来指责我们“黑子买水军闹事污蔑官方”“竞争对手在抹黑阅文”了吧:)

2017.10.01 22:42 更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3个月过去,居然还要因为全文被和谐而再次编辑修改(7张长图全部显示为“非礼勿视哦”:)


【all叶】哥什么都不想说

「90」

没等喻文州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鬼,魏琛那边便秒回了一条消息:

〖来啊,怂你?〗

叶修无视喻文州,愉快的打字:

〖那好,我让文州过去。〗

〖成。〗

啪嗒啪嗒敲完了字,叶修才扭过头,对着立在自己身旁的喻文州勾起嘴角,露出一丝笑。

喻文州盯着叶修,等着他的下文。

然而,叶修看起来并没有解释的打算,就安静的坐着,笑着回视着他,眼底一丝顽童般的狡黠映的他眸子极其明亮,仿若星子般晶莹。

你不说?你不说那我问。

喻文州心底颇有些小孩子的赌气思想弥漫,可他面上却还是一派温和,声线令人如沐春风,轻声问叶修:

“前辈,这是什么?”

他就是如此的一个人,任何时候都似一阵风般柔和的存在。

叶修闻言,幽潭般的眼底笑意深了些。

喻文州的心底有些不安——不是对叶修此举的不信任,而是对于他即将面对魏琛这位老队长的无措。

他知道叶修是怎样的人,觉着叶修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大抵是那份对叶修能力的了解,让他直觉叶修一定不会把事情搞砸。

虽然这份莫名的信任,他自己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或许还能以此为契机,使战队重归于好?

但是一旦失败,代价过于沉重——队员的心理受到伤害,这个赛季怕是会输的一败涂地。

这些因果关系和利害得失,喻文州早已翻来覆去推理了几遍,他心底其实清楚的很,只不过此刻他不确定要怎么做,才能把风险降到最低,故而只能又一次推理一番,只是仍旧没有得出什么完全可行的方案。

“邻着这间屋子的那个房间没有人,是个包间,你和少天就在那儿吧,老魏找你们有事呢。”

叶修的声音不徐不缓,用低沉的音线弹出这么一串字后,对两人淡淡笑了笑。

他都这么说了,俨然是“你们去隔壁房间就知道了”的模样,喻文州见状,也随他的意思不再问。

喻文州看出来叶修的意思,黄少天也看了出来。

后者在叶修话音刚落之际便站起身,很没所谓的模样,伸手在头上前后使劲一拨。

把他一头灿烂的黄发拨拉的如同层起彼伏的金色浪卷。

“那走呗。”他这么说。

喻文州听出来他的语气不怎么愉快,但是这也在所难免。

毕竟他跑来这里是为了暂时躲开战队的种种琐事,而不是面对更令他束手无措的老队长。

事已至此,那便随遇而安吧。

喻文州抱着这样的心思,对叶修轻轻点点头:

“那好,我们先去那边了。”

“嗯。”叶修笑了笑。

喻文州总觉得他的笑比之方才更加愉快,而且也更多些顽皮,完成恶作剧的顽童般的顽皮。

纵使不懂叶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蓝雨正副两位队长也依旧一前一后走进了旁边的房间。

甫一进门,喻文州便明显感觉出来黄少天情绪迅速的低落。

他的眉宇间都多出了些戾气,整个人的存在似乎都凌厉出了棱角。

房间里有几台电脑,安置的是松软的沙发,二楼的单间比起一楼,装修都要高上一个档次。

黄少天又顺手拨拉了他的头发,走到最近的沙发坐了下来,抱起胸,斜睨着喻文州,语气不善:

“你来干什么呢?”

黄少天这一举动可以算是不太礼貌了,甚至还有些挑衅的意味在里边。然而喻文州依旧一副谦和的模样,甚至还轻轻笑了笑。

“不是说过了吗,我来找你的啊。”

“找我干嘛?”黄少天的语气依旧带着一股子冲劲。

明知故问。

喻文州在离黄少天一人之远的地方坐下,淡淡开口道:

“你是我们队长,队长回队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黄少天被这句噎的不轻,索性撇过头,不去看他。

“先开电脑吧,看看魏琛前辈怎么说的。”喻文州也不在意,自顾自地把手边两台电脑都打开,边按着开机键边道:

“他没打电话,是在QQ上联系吧。”

黄少天找了个枕头抱在怀里,希望以此增加自己的安全感,被枕头裹住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回应喻文州的自言自语:

“应该是,不然早打电话了。”

喻文州闻言耸耸肩,拿起鼠标,适应着与平日不同的手感,一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找手感。

敲打的过程中,顺便登上了QQ。

还没等他的QQ那个消息长条冒出来,铺天盖地的消息提示音就把房间里的两人给吓了一跳。

黄少天迟疑了片刻,最终决定也登一下。

相对之下,他的QQ便显得有些冷清,黄少天安静的打开安静的瞅了两眼,并没啥新的消息。

“少天,魏琛前辈让拉个讨论组呢。”

喻文州大致瞄了两眼,找出了最重要的一条,来自魏琛的消息。

“行,你拉吧。”黄少天道。

黄少天比起方才在叶修身边的时候明显安生了不少,话也少了很多。

注意到这一变化的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看了黄少天几眼,又淡然地垂下眼皮盖住波涛汹涌的眼眸,抬手把三个人拉倒了一个讨论组里。

〖都谁在呢?〗

魏琛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连客套话都没有。

所谓爽快人。

喻文州发过去:

〖我,还有少天。〗

〖哦哦少天也在啊?那行,咱开始不?〗

“开始?”喻文州有些困惑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茫然地扭头,对上黄少天同样疑惑的眼睛。

两人对视一眼,眼里都是一样的懵逼。

〖开始?要干什么呢?〗喻文州只能再次问。

总不会是组团打竞技场吧。

他的脑海里冒出这么个想法,本打算当成个笑话发出来活跃气氛,却见魏琛接下的消息道:

〖打jjc啊。那货没跟你们说?〗

一秒被打脸的喻文州:……我是不是该庆幸刚没有发出来那句话。

“打竞技场?他们在搞什么幺蛾子啊……”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的嘟囔,心里也颇有些无奈。

叶修先且不论,毕竟他并不知道蓝雨发生了什么。

但是魏琛前辈忽然出现,还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若无其事的跟俩人组团打竞技场,这操作就颇让人看不懂了。

据喻文州对魏琛的了解分析,后者可不是把事情搪塞以求解决的人。

搞啥呢这是……

喻文州也嘀咕着,扭头看了一眼一旁的黄少天。

他的脸色平静如常,至少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他面目哪里有所扭曲,连眉头的弧度都极其温和。

但是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对这件事有没有膈应,此刻是想要离开抑或继续下去,这些都无从得知。

喻文州看他,他不看喻文州。

一时间,素来果断决绝的喻文州也拿不定主意,到底下一步该怎么做。

因为前两篇道歉有人在下边互码,所以我删了前两条,重新来开了一条。

这次的时间是我不对,我不该代表伞粉掺和他的事,我不该为苏沐秋招黑,我不该这么做的。

在此给苏沐秋的粉丝道歉,是我的错。

这是个用来交友的群哟!

朋友们认识一下,相互交个朋友,一起愉快的吹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