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

嗷!永远爱叶修!!

超他妈生气,垃圾阅文!!

官方周边五圣,妈的,超他妈生气!

春山长明:

看到很多姑娘还挺吃惊这件事的,默默的把当年的长微博捞上来,那时是17年老叶生日之前,那天晚上我搜微博,好多好多姑娘都不知所措战战兢兢,都是特别特别绝望难过的样子。那时候已经是17年了,而在15,16年期间叶粉一直在忍受着各种骚操作,17年忍到极限才彻底爆发,当时长微博做的特别仓促,好像还有很多骚操作没总结进去,比方说全职高手出手游里面结果没有君莫笑啥的……我记得我当时看到这条微博时真的是猛男落泪了(。)

捞这条也不是想说明啥,只是想让姑娘们知道,买周边什么的是让自己开心,喜欢老叶本身也让人快乐,知道官方做过什么是什么态度才能合理消费,为了信仰发电最后却被打脸,那种心情确实是非常非常不好受的。

要是觉得不想买了给自己添个小裙子口红啥的不也很好吗,要去受这个气呢,女孩子要懂得更爱惜自己,要努力对自己好,不是吗。而且老叶第一弹粘土快要补款了,又还有第二弹粘土,应该也很可爱,都是挺好的。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 17:00 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 *: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2017.05.27 15:20 更新:记录,截止此时,转发12000,评论2730。长微博忽然被买水军疯狂转发,不负责任地预测一下,大概马上就有人会来指责我们“黑子买水军闹事污蔑官方”“竞争对手在抹黑阅文”了吧:)

2017.10.01 22:42 更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3个月过去,居然还要因为全文被和谐而再次编辑修改(7张长图全部显示为“非礼勿视哦”:)


【all叶】哥什么都不想说

「90」

没等喻文州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鬼,魏琛那边便秒回了一条消息:

〖来啊,怂你?〗

叶修无视喻文州,愉快的打字:

〖那好,我让文州过去。〗

〖成。〗

啪嗒啪嗒敲完了字,叶修才扭过头,对着立在自己身旁的喻文州勾起嘴角,露出一丝笑。

喻文州盯着叶修,等着他的下文。

然而,叶修看起来并没有解释的打算,就安静的坐着,笑着回视着他,眼底一丝顽童般的狡黠映的他眸子极其明亮,仿若星子般晶莹。

你不说?你不说那我问。

喻文州心底颇有些小孩子的赌气思想弥漫,可他面上却还是一派温和,声线令人如沐春风,轻声问叶修:

“前辈,这是什么?”

他就是如此的一个人,任何时候都似一阵风般柔和的存在。

叶修闻言,幽潭般的眼底笑意深了些。

喻文州的心底有些不安——不是对叶修此举的不信任,而是对于他即将面对魏琛这位老队长的无措。

他知道叶修是怎样的人,觉着叶修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大抵是那份对叶修能力的了解,让他直觉叶修一定不会把事情搞砸。

虽然这份莫名的信任,他自己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或许还能以此为契机,使战队重归于好?

但是一旦失败,代价过于沉重——队员的心理受到伤害,这个赛季怕是会输的一败涂地。

这些因果关系和利害得失,喻文州早已翻来覆去推理了几遍,他心底其实清楚的很,只不过此刻他不确定要怎么做,才能把风险降到最低,故而只能又一次推理一番,只是仍旧没有得出什么完全可行的方案。

“邻着这间屋子的那个房间没有人,是个包间,你和少天就在那儿吧,老魏找你们有事呢。”

叶修的声音不徐不缓,用低沉的音线弹出这么一串字后,对两人淡淡笑了笑。

他都这么说了,俨然是“你们去隔壁房间就知道了”的模样,喻文州见状,也随他的意思不再问。

喻文州看出来叶修的意思,黄少天也看了出来。

后者在叶修话音刚落之际便站起身,很没所谓的模样,伸手在头上前后使劲一拨。

把他一头灿烂的黄发拨拉的如同层起彼伏的金色浪卷。

“那走呗。”他这么说。

喻文州听出来他的语气不怎么愉快,但是这也在所难免。

毕竟他跑来这里是为了暂时躲开战队的种种琐事,而不是面对更令他束手无措的老队长。

事已至此,那便随遇而安吧。

喻文州抱着这样的心思,对叶修轻轻点点头:

“那好,我们先去那边了。”

“嗯。”叶修笑了笑。

喻文州总觉得他的笑比之方才更加愉快,而且也更多些顽皮,完成恶作剧的顽童般的顽皮。

纵使不懂叶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蓝雨正副两位队长也依旧一前一后走进了旁边的房间。

甫一进门,喻文州便明显感觉出来黄少天情绪迅速的低落。

他的眉宇间都多出了些戾气,整个人的存在似乎都凌厉出了棱角。

房间里有几台电脑,安置的是松软的沙发,二楼的单间比起一楼,装修都要高上一个档次。

黄少天又顺手拨拉了他的头发,走到最近的沙发坐了下来,抱起胸,斜睨着喻文州,语气不善:

“你来干什么呢?”

黄少天这一举动可以算是不太礼貌了,甚至还有些挑衅的意味在里边。然而喻文州依旧一副谦和的模样,甚至还轻轻笑了笑。

“不是说过了吗,我来找你的啊。”

“找我干嘛?”黄少天的语气依旧带着一股子冲劲。

明知故问。

喻文州在离黄少天一人之远的地方坐下,淡淡开口道:

“你是我们队长,队长回队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黄少天被这句噎的不轻,索性撇过头,不去看他。

“先开电脑吧,看看魏琛前辈怎么说的。”喻文州也不在意,自顾自地把手边两台电脑都打开,边按着开机键边道:

“他没打电话,是在QQ上联系吧。”

黄少天找了个枕头抱在怀里,希望以此增加自己的安全感,被枕头裹住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回应喻文州的自言自语:

“应该是,不然早打电话了。”

喻文州闻言耸耸肩,拿起鼠标,适应着与平日不同的手感,一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找手感。

敲打的过程中,顺便登上了QQ。

还没等他的QQ那个消息长条冒出来,铺天盖地的消息提示音就把房间里的两人给吓了一跳。

黄少天迟疑了片刻,最终决定也登一下。

相对之下,他的QQ便显得有些冷清,黄少天安静的打开安静的瞅了两眼,并没啥新的消息。

“少天,魏琛前辈让拉个讨论组呢。”

喻文州大致瞄了两眼,找出了最重要的一条,来自魏琛的消息。

“行,你拉吧。”黄少天道。

黄少天比起方才在叶修身边的时候明显安生了不少,话也少了很多。

注意到这一变化的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看了黄少天几眼,又淡然地垂下眼皮盖住波涛汹涌的眼眸,抬手把三个人拉倒了一个讨论组里。

〖都谁在呢?〗

魏琛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连客套话都没有。

所谓爽快人。

喻文州发过去:

〖我,还有少天。〗

〖哦哦少天也在啊?那行,咱开始不?〗

“开始?”喻文州有些困惑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茫然地扭头,对上黄少天同样疑惑的眼睛。

两人对视一眼,眼里都是一样的懵逼。

〖开始?要干什么呢?〗喻文州只能再次问。

总不会是组团打竞技场吧。

他的脑海里冒出这么个想法,本打算当成个笑话发出来活跃气氛,却见魏琛接下的消息道:

〖打jjc啊。那货没跟你们说?〗

一秒被打脸的喻文州:……我是不是该庆幸刚没有发出来那句话。

“打竞技场?他们在搞什么幺蛾子啊……”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的嘟囔,心里也颇有些无奈。

叶修先且不论,毕竟他并不知道蓝雨发生了什么。

但是魏琛前辈忽然出现,还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若无其事的跟俩人组团打竞技场,这操作就颇让人看不懂了。

据喻文州对魏琛的了解分析,后者可不是把事情搪塞以求解决的人。

搞啥呢这是……

喻文州也嘀咕着,扭头看了一眼一旁的黄少天。

他的脸色平静如常,至少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他面目哪里有所扭曲,连眉头的弧度都极其温和。

但是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对这件事有没有膈应,此刻是想要离开抑或继续下去,这些都无从得知。

喻文州看他,他不看喻文州。

一时间,素来果断决绝的喻文州也拿不定主意,到底下一步该怎么做。

因为前两篇道歉有人在下边互码,所以我删了前两条,重新来开了一条。

这次的时间是我不对,我不该代表伞粉掺和他的事,我不该为苏沐秋招黑,我不该这么做的。

在此给苏沐秋的粉丝道歉,是我的错。

这是个用来交友的群哟!

朋友们认识一下,相互交个朋友,一起愉快的吹叶吧!

【all叶】哥什么都不想说

全文目录哟

「89」

魏琛出现的那一刻,黄少天和喻文州双双惊呼出声,之后两人便不约而同的噤若寒蝉,如同按下了消音键般全程悄无声息。

话多如黄少天,此刻都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矜持地挺直腰,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的电脑屏幕。

实际上,他不是矜持,只是不自觉的坐直而已,像是小学生在老师面前会自动坐直一样。

因为他太过紧张。

陈果对于这个人的出现,倒是什么反应都没。

只是她在几人大喊“老魏”的时候,在一旁表示了疑惑:

“老魏?谁呀?”

叶修由于当时被魏琛追的紧,没有分心去回答她的问题。

喻文州和黄少天由于和魏琛的特殊关系,以及现在所处地点的特殊原因,也都没有吱声。

毕竟现在魏琛不是光明正大地两队交流,他正在追杀叶修呢!这种时候跳出来说他是他俩的前队长,不是明摆着欠揍呢吗?

毕竟魏琛退役还没多久,火度还没降下来。

他是蓝雨前队长这事,还没被职业圈遗忘呢。

所以,对于这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蓝雨的两位大当家表示沉默。

好在陈果并没有特别纠结“老魏”的真实身份问题,看到叶修陷入劣势,便赶忙跑去招呼网吧的其他人赶去援助,离开了叶修所在的这一小片地方。

叶修哒哒哒地敲着键盘,专注地盯着屏幕,目不斜视。

喻文州趁着这难得的一丝安静,抿紧了唇飞速起思绪,紧张地分析着现状。

首先,最重要的一件,蓝雨前队长、和他们的矛盾还未解开的魏琛,出现在了叶修的电脑屏幕里。

那张脸无疑是魏琛没错,比起以前他的面容深邃了些,看起来却是颓废了些,胡茬多了不少,眼角都是厌厌地耷拉着。

大抵是不适应离开职业圈的生活吧。

毕竟不论是对谁,失去为之奋斗的目标,都是足以毁灭灵魂的一件事。

致使他失去目标的直接凶手,是他喻文州,间接凶手,是他身边的黄少天。

而叶修,尚不了解他们蓝雨内部发生的这些事情,所以他不知道此刻针落可闻的屋子里,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一旁是怎样的尴尬。

比赛迫在眉睫,黄少天却赌气离开,蓝雨队内关系凌乱而不堪,多少事情需要解决的时候,魏琛又跑来掺和一脚。

喻文州不是不打算去找魏琛解开这个结,可现在不是时候。

此刻正在季后赛的时期,不止是找魏琛,多少次想来找叶修的冲动他都忍住了,就是因为怕影响了比赛的状态。

他本想着等比赛过后和黄少天一同登门拜访。

谁料却在此时此地不期而遇。

还扯上了他最不愿牵扯进来的叶修。

啧。

喻文州按压下心底翻涌的烦躁与不悦,抬手捏了捏眉心。

现在摆在黄少天和他之间的选择无非是留下来、或者离开。

真心来讲,喻文州并不愿就此离开,好不容易见一次叶修,他还没和叶修取得近一步的进展,计划没实施就这么走了……

心有不甘啊。

再者,黄少天的问题还未解决,现在他俩的关系十分僵硬,若是一同辞别,出了门黄少天大概便会迅速和他保持距离,到时候要劝他回蓝雨,难度系数会增大很多。

至少现在在外人和叶修面前,黄少天的毛还是软的,他俩还能若无其事的开玩笑。

但若是出去了两人独处,那估计黄少天就会直接就成了刺猬,碰都碰不到,更别说是说服他什么事了。

但是若是留下,叶修便不免会扯到这件事中——一扯到这件事,不得不提的某位冷小姐,自然也少不了份。

喻文州不想让叶修接触冷离辰。

说实话,叶修的实力一看便知,即便联盟最顶尖的人物黄少天,现在也无可逾越的人物。

那为何他在嘉世的时候却是那般不堪一击呢?

仔细分析一下,嘉世的队长是苏沐秋,但是真正有话语权的是哪位?

众人皆知,冷离辰。

那么冷离辰此人人品如何呢?

不堪一提。

将以上条件结合在一起,很简单便可得出结论:

叶修在嘉世那样毫无价值,和冷离辰不无关系。

所以,喻文州不愿让叶修和冷离辰再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接触。

再加上魏琛是蓝雨前队长,他们吵架这是内部矛盾,战队内部不和谐,于情于理都不应该让战队以外的人知道。

如此一来, 貌似留下离开都各有一番道理。

喻文州琢磨了一番也没琢磨出什么所以然,最后,他决定把离开与否的决定,交给他身边这个离家,不,离队出走的队长身上。

黄少天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眼珠子眨也不眨。

那看来是留下了。

喻文州在心里默默道,担忧的同时却又升腾起些许开心的气息,萦绕在心尖。

可以多和叶修待一会儿呢。

但是不管怎样,还是先不要让黄少天和魏琛有所接触,等叶修这一段忙完了,告诉他一声别让他在魏琛面前说起他俩。

毕竟会对比赛造成很大影响。

陈果把一群人都通知完了之后,又喳喳呼呼地窜到了叶修身后,一手按着他的椅子,看着叶修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

看了一会儿,又觉得这视角转换也太快了,屏幕上一篇乱花压根什么都看不到,跟摄像机空中三百六十度转圈一个样,看了一会儿就换了个人,跑到包子那边看去了。

本来她是想去看唐柔的,但是唐柔一直打打打,她依旧没办法观察全局了解状况,无奈之下才跑去包子那里。

然后她就听到了包子和那名骑士的神之对话——她本来笑点就低,这下子真是笑的前仰后合,根本合不拢嘴,吃了炫迈似的停不下来。

等“老魏”那一群小伙伴被尽数灭掉之后,陈果又跑回了叶修身边,兴致勃勃地看着叶修追击魏琛的过程。

喻文州在一旁看着兴欣的老板东跑西跑,兴奋地窜上窜下,兴欣众人见状取笑的场景,也不禁的弯了嘴角。

可好笑之余,暮的却有些微微的感伤。

他们蓝雨,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活泼的气氛了。

很久了呢。

自从那谁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陈果正按着叶修的椅子,用一个比较霸气的姿势看戏,许是叶修做了什么,她忽然之间爆发出一声惊叫。

“我的天啊,你……你干啥呢你!”

陈果猛地拍了一下叶修的肩膀,啪的打在衣料上的声音有些闷。

喻文州有些许好奇,纠结着要不要去看看。

然而下一秒,他便不用纠结这个问题了。

因为陈果一脸复杂地扭过头来,一脸复杂地看着喻文州,又一脸复杂地叹了口气,一脸复杂的对他说:

“对不住,叶修这人……恩,他这人就这样,对不起啊……”

他这搞得喻文州也很像一脸复杂。

然而他只能面容带笑,内心复杂地对陈果说:

“没关系的。”

陈果闻言,一脸复杂地退了回去,安安生生地坐在一旁她的椅子上。坐下的时候还不住的摇头,像是看到了什么人间惨剧。

喻文州这下子是彻底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站起身想上前瞅瞅,又怕有什么战队机密,想着如果叶修出现一丝丝的提防警惕,他就找个借口,赶紧退回去。

然而还没等他怎么走近,他就看到了屏幕上特大号的他的照片。

叶修开的应该是QQ,正处在聊天界面上。

自己的照片几乎占了QQ的整个版面,正是方才他坐在椅子上蹙眉凝思是否要离开时的模样。

……他刚刚好像还在想着别让魏琛知道他和黄少天在这儿。

喻文州心里泛起丝丝不详的预感。

“前辈,这是什么?”喻文州指着屏幕上那张照片。

“唔?”叶修正在往自己嘴里塞烟,遭到陈果白眼后放弃了点燃的念头,闻言抬头看他,微弱的光洒在他的眼底,星尘般细碎而迷离。

喻文州还没从叶修这里得到答案,叶修的QQ便先行响了起来,给了他答案。

“我靠,还真的是他!”魏琛如此道。

叶修对着喻文州笑了笑,喻文州发誓他看到了叶修眼底划过的一丝狡猾和属于智者的自信从容。

叶修回:

“是啊,是他。怎么样,你不来战队,答应那件事总可以吧?要求不高,还有报酬。”

***

【all叶】哥什么都不想说

老/福/特可能爱上了我。

老是找我的事。

总目录

「88」

就这么乱七八糟的打/架,乱七八糟的配合,硬是把魏琛身边仅剩的六人给挂掉了。

一见大事不好,扭头撒腿就跑。

魏琛操/纵着迎风布阵,想借着卫星射线四散小射线时的光效遮盖身影,趁机跑路。

卫星射线分散的小射线,如果是系统自动控制的,那么魏琛有十足的信心毫发无损地在间隙里溜出去。

然而,那射线却直直从他身上捅了个正着,轰地贯/彻了迎风布阵的身子。

末了还一向上一甩,炫彩地射线在空中华丽地挥出一个完美的扇形。

卧槽!

魏琛大惊。

怎么会躲不过??

难道这小射线是手/控的??

现如今,职业圈里都没有手控技能的枪炮师了,这些技能都是放完就继续追,打不打的中随缘看运气,哪还有人会如此细致?

魏琛一想到职业圈,心里就一阵痉/挛。

然而状况的危急使他无法消化这份难受与不适,手上依旧彪的飞起,迎风布阵吭哧吭哧地,一边躲着身后的攻击,一边跑的飞快。

于是,无关玩家正在练级,一转视角就看到一个术士在路上狂奔,身后跟着一堆人叫/嚣着跟随。

哇哦,那个术士好像很刺/激诶。

当事人魏某人表示,老年人要感受岁月静好,拒绝刺/激,会缩短寿命的。

然而,他不知道,君莫笑准备了更大的刺激等着他。

魏琛凭着自己的经验,大致算了一下双方的几种情况。

最快的一种,至少也需要七八分钟他们才会追上自己。

然而,在他拼命跑路的时候,道路前方忽然多出了个人影。

看不清id,先瞄瞄大体装备。

应该是个忍者。

本来魏琛躲技能就已经很耗费精/力了,一路上左滚两下右蹲两步,跟醉/汉一般东倒西歪地跑,冷不防前面还冒出个人。

他的第一感觉:卧槽给我点活路好吗?!!

但是不能放弃希望,说不定这货是来讨/伐君莫笑的呢?

毕竟君莫笑声名/狼/藉,还被各家公会会内悬/赏,路上杀出个人,敌/对君莫笑,也不是不可能。

不止是可能,可能性还挺高。

跑近了些,一看那人的ID:

毁人不倦。

这个人魏琛是听说过的。

在神之领域,最遭人唾/弃的拾荒者中的顶尖人物,也就是站在唾/弃顶点的人物,再加上魏琛消息收集一向很及时,所以这人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这里刚经过了一场大/战,他的队友尽数被杀,地上自然会有不少零零散散的装备爆出,而且魏琛对兄弟一向仁义尽至,那些装备都不是什么低档次的东西,只是紫装都有好几件。

如果君莫笑也想要那装备、然后毁人不倦和他们打起来的话……

翁蚌相争,渔翁得利。

魏琛的心里冒出了希望的火花。

上天真是如此公平,关上门的同时会打开一扇窗,永远不会把路给堵死。

然而,事实证明,上帝其实非常皮。

他关上了一扇门,然后把窗户留个缝。

等到你去开窗户的时候,他会把窗户毫不留情的踹上,不但如此,还要笑嘻嘻的给你上把锁。

毁人不倦直直地冲他们这一群冲了过来,魏琛听到君莫笑在他身后很清晰地嗤/笑了一声:

“怎么?”

诶哟,嘲讽了!

魏琛得意的想,你看这挑/衅的语气,毁人不倦你能忍吗?

毁人不倦表示:能。

一身上好装备的忍者,华丽的转身,一个纵跃,钻进了脚下的地面里。

技能:地心斩/首术!

魏琛以为他是对着君莫笑去的,毫无防备地继续跑路,谁料下一秒,毁人不倦便在他的脚下破土而出,蹭蹭两声,绳/索便绕上了迎风布阵的脖颈。

毁人不倦开口了,带着明显的不耐:

“这么弱?”

顿了顿,又说了一句:

“你不是说他特别强吗?”

恩?我?我没说过啊?他是谁啊?魏琛极其纳闷。

“我也没料到他这么没劲。”君莫笑的声音无论什么时候听起来都这么欠揍。

原来那个你指的君莫笑。

然而,魏琛听着君莫笑低沉的声音,却感到有些凉意细细密密地钻进了骨/髓里。

君莫笑?他什么时候追上来的?

这么想来,刚刚他便极其清楚地听到君莫笑那句“怎么”,说明那个时候他已经离自己很近了。

怎么可能!

这才多久?

他在心里又一次翻来覆去地算了一遍跑步所耗的体/力、自己所耗的体/力,以及对方耗费体/力的路程。

怎么算,都不可能这么快。

为什么?直线跑步所耗的体/力值是固定的,他不可能凭空变出来体/力值啊,这不可能啊。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这家伙是开了外挂。

但是,这也不可能啊。

君莫笑乃何人?荣耀网游的风云人物,那风头几乎要赶上职业选手,名气相当高。

特别是他那千机伞,甫一亮相便震惊了荣耀世界,刚进神之领域的时候,由于太过逆天,被疯狂举报。

经历过这些的君莫笑,应当是不可能开外挂的。

那到底……是为什么?

正思索着,君莫笑那边布完了阵,悠悠地走了过来。

“老兄,”他似乎是犹豫了下,还是继续说道:“走路和跑步交替节省体力都忘了?这么怕哥?”

“……卧槽!”

魏琛真是第一次切实体验到醍醐灌顶恍然大悟是什么感觉。

走/路/的/时/候/会/恢/复/体/力、跑/步/消/耗体/力,两/者交/互替/换,如/果/能/够/有/效/控/制/的/话,那/确/实/是/要/比/自/己/一/个/劲/的/跑/的/路/程/更/长……

我靠,这么简单的理,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

这一刻,魏琛觉得他的脑子可能白长了。

可与此同时,君莫笑就能想起这些东西,并付诸实践。

魏琛禁不住转换视角,想看看君莫笑在干嘛。

然后一眼就见那人和毁人不倦进行着交/易。

再往后看看,他的兄弟们的装备已经被拾地干干静静。

再联/想下毁人不倦的身份和君莫笑的某些传/闻,魏琛觉得自己很有证据怀疑君莫笑和毁人不倦的关系。

就在他愣神的当,君莫笑已经悠悠然地走了过来。

“哟,在想什么呢?”

魏琛这才反应过来,他现在还是人家的猎物呢!

急忙操/纵迎风布阵环/绕视角,却发现君莫笑的那些手下已经在周围布阵完毕。

枪炮师远程职业,离自己比较远,而像战斗法师这样的,距自己大概只有两个身位格。

而那边,流氓和召唤师离得比较近,比较能战的女战斗法师周围则是比较空旷,阵鬼这种辅助型职业则在中央的位置,离所有人的距离都不远不近。

只是不知道这个阵鬼的施法距离是不是都能援助到所有人。

魏琛不确定,但是想一下方才君莫笑对体力的精确控/制,他不觉得距离这种事君莫笑会产生差错。

但是他们是什么意思呢?这个阵自己应该是逃不出去的,那么不赶快弄死他,而是把他困在这里是想干什么?

先看看他要搞什么,以不变应万变。

魏琛沉着冷静地开口:

“在想你这个人真是卑/鄙。”

魏琛神游了这么久,君莫笑居然好脾气地一直等着他。

而且魏琛出口就是一句骂,君莫笑却一点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依旧是平淡的语调:

“我说迎风兄,我给你个拿联赛冠军的机会,你抓不抓?”

魏琛闻言翻了一个白眼,只不过对方看不到:

“是个荣耀玩家都会抓的好吧!”

“诶哟,那你真是太幸运了!”君莫笑那边打了个响指,“现在正有一支战队,妥妥的冠军队,特来邀请你,你可不要错过这个获得冠军的好机会啊!”

“……”魏琛表示狐疑,“战队?叫什么?”

“兴欣。”君莫笑回答。

“没听过啊?”魏琛仔细扒了扒记忆深处,现有的二十支战队里确实没有哪个叫兴欣。

“当然,我们明年才会加入联盟。”

“……你们还没有成立呢口气这么大?小朋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自知之明?”魏琛想要教育小新人。

“我这叫实话实说。”君莫笑不听魏老师的教育。

……

确实,魏琛承认,君莫笑的实力不弱,他的千机伞,他对技能的精确理解和掌握,确实比起如今职业选手还要更胜一筹。

他摆出这阵,大概就是要让自己看看他的实力。

确实不错。

但是,魏琛同时也是玩战术的,这样依靠攻击距离和职业特点的阵,他稍一研究也能布出来。

再者,周围这一圈子人大概就是他战队的成员,虽说实力确实还可以,但是装备太差,大多还是紫字,连橙字的都很少。

而且那边那个流/氓,刚刚和自家骑士对打,那打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看着就头疼。

还有,君莫笑这人,至今不知道他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如今联盟退役的人也不少,但是像他这样素质全面的真找不出来哪位。

要是他是个一次联赛都没打过的小新人,那就算在网游里再横,在联赛里不说心理能不能承受住,就那垃圾话都足以把他打回娘/家。

最重要的是,重组战队冲回去,魏琛也想过,他也试着做过,但是他身边新人资质不够好是一,银武根本提升不上去是二。

更何况,他直到如今也依旧想要发扬光大的,是他的战术。若是君莫笑他不允许发展战术,那他为战术退出职业圈又算什么?

思及至此,魏琛拒绝了君莫笑的邀请。

“那你们搞去吧,我不参加。”

“诶,这么绝/情啊?我们的实力很强的,你看到那边的阵没有?你要不要试一下你能不能逃出去?”

“呵呵,一个阵而已,我摆的比你好,”魏琛作为玩战术的,对这种低级排布极为不屑,“你以为我的脑子和你一样进水了吗?”

“迎风布阵同志,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君莫笑一副浪子回头的口气,末了还装模作样叹了口气。

魏琛有些不耐烦了:

“后悔?老子什么时候后悔过?跟你说,老夫就是随便找一伙子人成立战队,都不会加入那什么玩意破战队!”

听着魏琛趾高气扬地口气,叶修十分惋惜地叹了口气:

“唉……我给过你机会的。”

听这口气,是打算撕破脸皮动手了吗?

迎风布阵看看周围,谨慎地盯着周围包围自己的一群人,希望对方在准备行动的时候会出现些破绽,趁机逃脱。

然而,君莫笑只是悠悠地飘出了一句话:

“我看你手里那是件银武吧?”

???

卧槽,他居然发现了?

你他妈难道打的是我宝贝银武的主意?!想都别想!

然而还没等魏琛再说什么,君莫笑便冲了上来,上挑弧光闪银光落刃,流畅地连招,把魏琛打出去老远。

“你说要是你的银武落在我手里,你会不会加入我的战队呢?”

在魏琛耳里,君莫笑的声音真他妈的欠揍到了一种境界。

“我靠君莫笑你他妈敢!!!”

“呵呵,”君莫笑笑了两声,忽的提高音量,大喊:

“出来吧!!!银武!!!”

然后,迎风布阵的眼前便成了灰色的世界,身子倒了下去,视野也变成了幽灵视角,幽幽俯瞰他底下自己的尸体。

他挂了。

也不一定,那么多装备呢也不一定就爆出来银武。魏琛如此安慰着自己,急忙打开装备拦。

“我靠啊!!!”

装备那一栏已经成了空白,他的死亡之手,赫然是被爆了出去。

“哈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气啦!”君莫笑一边张扬的笑着,一边拿起掉落在地的银武,在迎风布阵的尸*体面前又装备上,挥了两下。

魏琛看的气/血上涌,恶狠狠地点了复活回城。

眼不见心为净。

然而,君莫笑这家伙还没完,给他发来了好友申请。

没有任何备注,但是魏琛看着那个名字,就恨不得砸了眼前的电脑。

他愤愤然地点下了好友申请的同意,仿佛要把鼠标捏出水一般攥着,死死盯着那个屏幕里ID。

真是越看越欠/揍。

君莫笑!!我他妈记住你了!!

叶修萌战应援:

起点决赛已经开始,目前叶叶与第二的差距非常小!!
请叶粉们行动起来!加入点心群,一起为叶叶爆肝点心!
欢迎加入给叶叶点心心,群聊号码:853532501
另附决赛投票教程,与帐号切换教程!
请没有时间入群的叶粉每日必用【微信/QQ/手机号】三个帐号进行投票,每一个独立的微信与QQ均可用来登录起点!
【!!!!本条博客请大力扩散!!!!】

闲敲棋子落灯花(目录整理)

现有小说归档(陆续添加)

@櫻※ 感谢您帮我归档~,看在你帮忙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老是嘲讽我了~

*长篇(这清一色的连载中啊……)

【all叶】哥什么都不想说(连载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番外1  

【all叶】战争与命运(连载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喻黄叶】哥绝对不再当红娘(连载中)

1 2 3

【all叶】神一般的新人(连载中)

1 2 3 4 5 6

【all叶】推翻重来(连载中)

1 2 3 4 5

【伞修】羁绊  (连载中)

1 2 3 4

【all叶】冷光(连载中)

1 2 3 4

*联文

【all叶】那些逆臣都对朕有非分之想

第二棒   第不知道几棒

参与联文的几位:
小维: @黑白的小受二喵子 
月月: @黑白的手下败将_[停更一年]
青禾: @青禾暖阳
陌陌: @Welcome to C Language Program

*短篇

【苏沐橙生贺】雪夜

【周叶】暗恋中的人

【all叶】记一次晚自习

【叶修生贺】信仰

【all叶】柠檬味的雨季盛夏

记梗【伞修】

“阿修,现在几点了?”

“唔……时间差不多快到了。”

“喔……”

“……”

“阿修我跟你说,我现在站在海边呢。他们筑的台子挺高的,我能看到天和海交接的地方,今天天很蓝啊,像是被海浸过了一样,超级蓝。”

“恩。”

“这个待遇可真好啊。”

苏沐秋的声音渐渐变小,语尾像是被寂静晕染了一般沉默。

他很轻很轻地道:

“对一个即将被处刑的人来说。”

“也罢啦,”苏沐秋只失落了一瞬,声音便又一次雀跃起来。“至少死掉的时候,我看到的景色一直都很美啊。”

“……是呢。”

“阿修,你看得到我吗?处刑的过程应该是全国直播的,你在哪看呢?”

“你说呢?”

“在家吧?懒死你了,门都不想出。”

“……”

“啊我的天啊,他们这可真是布下了天罗地网,这阵势,估计帝国所有战士聚集在一起也闯不出去。就我能看到的人群都铺满广场了,海上超级多战舰,估计空中也少不了战斗机吧……”

“恩。”

“我的战甲不在这呢,你拿着的吗?也不对,应该是被收走了。”

“恩。”

叶修的反应依旧如往常那般波澜不惊。

哪怕是在这样的时刻,苏沐秋即将被公开处刑的时刻,叶修依旧是那样冷静,好像电视上那个站在铡刀下举着手机的只是个人偶,怎样都无所谓的人偶罢了。

苏沐秋有些徒然地垂下睫羽,颇有些自嘲地想。

最后,他还是没能感化他。

“苏沐秋。”

叶修忽然在耳畔响起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苏沐秋微微蹙眉,旋即舒展容颜,重新绽开笑靥。

不能伤心不能伤心,人们都看着电视呢!绝对不能让那个把自己送到铡刀下的人阴谋得逞,那个人的目的是以儆效尤,那自己就偏要笑着,无惧无畏。

只是可惜,他的叶修,被抹去了感情的叶修,该怎么办呢?

没事,反正……

反正没了自己,叶修也不会有任何影响的。

苏沐秋想到这里,本应该是欣慰而开心的,为他的叶修平安无事,可是此刻的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拼命扯动嘴角,却只换来眼眶的酸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他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啊,那是他的叶修啊,他最喜欢,爱了一生的叶修啊。

此后,叶修的人生再不会有他的存在,他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不再涉足改变他的一分一毫,直到以后的某个时刻,叶修被另一个人全部占有。

而苏沐秋,早已消逝无声,被叶修遗忘在记忆之外。

他并不是圣人,他也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无私。

相反,他自私到极点,又宽容到极点。

哪怕只有一瞬,叶修,你能为我难过哪怕一秒吗?

苏沐秋这么想着,难过在心里翻江覆海,眼眶通红,可他的面上依旧笑嘻嘻地,他对电话另一端的叶修道:

“开心吧以后你就不用听我唠叨了,说实话那些都是你不对,你居然还敢嫌弃我。唔……时间差不多到了,我要挂了哦?”

“苏沐秋。”

这是叶修第二次叫他的名字。

苏沐秋静了下来,不再假装愉快,嘴角的弧度慢慢降了下来。

他听到那边的海浪涛涛,卷起的波澜声势巨大,浪花如同人鱼化成的泡沫一般雪白。

他听着寂静中的海潮滚滚,沉默地等待着叶修的下一句。

或许,他会就这么不声不息地挂掉电话,或者打声招呼再挂。

无所谓,但是这次至少,让他来了结。

可苏沐秋还是在心底留有一丝希翼。

哪怕他只有一句,或者一丝丝的对苏沐秋心意的回复。

那么他死而无憾。

叶修开口了。

“苏沐秋,我看到了。”他说。

“天的确很蓝,但是比起海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人确实很多啊,也不知道……”

苏沐秋睁大了眼眸,惊骇地回过头。

战士们手持圣器于广场上严阵以待,天空中的战斗机一圈一圈地环绕,所有人都在提防,见苏沐秋暮然转身,齐刷刷地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苏沐秋不在意这些,他只是一个劲地环顾着这片地区,他的行刑区。

“也不知道等等我去救你的时候,这群人会拦到什么程度。”

“等等叶修,你来了???!!”

苏沐秋设想过无数的情况,他本觉得叶修为他落下一滴眼泪他便可以瞑目,谁知他的阿修居然直接跑来救他了!

叶修自从被抹去感情后,行事原则都是自保为主,利益驱动,只身一人来救他这种事,于情于理对几乎是个机器人的叶修来说都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来了。

苏沐秋顾不得别的,担忧瞬间盈满胸口,他对着电话大喊:

“快走!这里的战斗力足以毁灭掉整个帝国,你一个人是绝对胜不了的,快走快走!别做无谓的牺牲!”

叶修似乎是嗤笑了一声,电话里电流运作的声音滋滋拉拉。

“苏沐秋,你说过,你是我的神枪手。”

“我唯一的神枪手。”

“我在这世上,也只有你这么一位神枪手。”

“所以我,就算与世界作对,我也一定会来,把我的神枪手接回去。”

“沐秋,你等我。”

咔哒。

电话挂断。

苏沐秋甚至没来得及反应,天空中一架正在盘旋的战斗机便轰然爆破。

爆炸的火星伴随着黑烟滚滚,战斗机直直朝地面坠了下来。

苏沐秋目不转睛地盯着。

那烟雾缭绕中,一个通身乌黑的人手持战矛,和那架战斗机一同冲向地面。

战士们于广场上齐刷刷地举起了圣器,地面瞬间被圣器启动的光芒覆盖,万千闪耀的攻击向着空中那个小小的黑点冲过去,阵势强大如要刺破苍穹。

而那个小小的黑点,连手中的武器都看不清楚,在这汇聚的攻击下渺小的几乎微不可见。

可是,他却依旧那样坚定的,决绝的,迎着那几乎要震撼天地的攻击,轰然攻下。

叶修如同他说的那样,即便已经知道结局,却也依旧将却邪指向世间,与世界为敌,奋不顾身地赶来。

来接走,他唯一的神枪手。

【all叶】冷光

嗷!

困死了!!明早起来再修一遍,大家晚安嗷!

「4」

“老……”

老大的大字还没说出口,包子就被一旁的叶修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

叶修把包子揽在怀里,感觉他安静了下来,才松开手,竖起食指抵在唇前,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包子虽然思想总是天马行空,但是他也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很明显,叶修不希望被那群破门而入的人发觉。

于是,包子很听话地保持了寂静。

然后,他的老大便转过身,走了两步,复又停下,回头用眼神示意包子跟上他。

两人本就在艺术馆的门口了,走几步便出了门。

馆外不似内里那般安静,人类、侍卫、巡卫乱七八糟地混乱在一起,格外嘈杂。

艺术馆是隔音的,所以这群人并不知道,刚刚就在离他们咫尺之遥的馆里,这座城府的主人喻文州,发布了一项足以令世界人民为之恐ˉ慌的消息。

叶修丝毫不敢减慢速度,走的飞快,一个劲的想要离开艺术馆,离开馆里那些满目肃穆的高等民族。

他一边佯似镇静地走,一边胸口里心乱如麻。

喻文州那句话的意思,是前一段被剿灭的天使斗神叶秋并没有死,并且贼心不改,妄图使用其恶魔的力量,重现上一代恶魔造成的人间惨剧。

这是他动用了所有巫师的力量所预言的未来,就算说可能会和现实有些差错,可也大致八九不离十。

可以说那预言所预告的,就是未来。

他的预言的那几个字,很好理解,很好提取,也很好明白。

但是落在叶修这里,却成了一句难解之谜。

预言的前半句没错,叶秋确实没有死。

但是他受了重伤,重到连天使之力都使不出来,现在被当做人类,困在了了一个巫师的城府。

可他的后半句呢?

贼心不死,重现生灵涂炭的人间地狱?

开什么玩笑啊。

可是那个预言,又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叶修心事重重,脸上的表情也越发凝重,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直到一个清爽的青年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才如梦初醒般猛地刹住脚步,有些茫然地在烦躁里面脱身,回头看着身后那个金色长发的小青年。

他对叶修说:

“老大,澡堂在这边!”

叶修眨了眨眼,片刻后才想起来这人是谁。

他刚认识的名叫包子的……姑且算是他的小弟。

“哦是包子啊,澡堂……恩澡堂是在这边来着。”

“恩!”

包子丝毫没有在意叶修的走神,他甚至都没有在意叶修为什么要如此急迫地离开,或者说是逃离艺术馆。

叶修看着眼前人来人往的澡堂,伸手揉了揉眉骨。

慌什么,有什么好慌的。

叶秋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不能怪叶修一时间乱了分寸,实在是这个消息出现的时机太凑巧。

此时叶修正处于他最弱的时期,前段时间被迫跳崖,那深渊里的怨灵激起了他体内的阴暗面,为了抵抗那几乎要冲破禁锢的恶魔力,他祭出了他所有的天使力与之对抗。

此刻的他,法力全无,体质还因此受损,与普通人类比之尚体弱一些。

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什么事,叶修别说去阻止,他连自保的能力恐怕都不会有。

他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把胸口堵着的气捋顺。

没什么,至少这件事的主动性在自己手上。

大不了,失控的时候自尽便是了。

叶修放下举在头顶的手,轻阖双眸。

再睁眼时,他的眼底的烦躁已一扫而空,如日出时的薄雾一般消失殆尽,取值而代的是往常那般的冷静和慵懒,以及被隐藏地很好的凌厉与锋芒。

他的眼眸在走廊的灯光下,隐隐闪着冷光。

“老大不走吗?”

抬眸,包子笑嘻嘻的容颜俊朗地舒展着,像是永远都不会为哪些消息而愁眉苦脸哪怕一秒。

叶修望着包子脸上沾着污渍,却灿烂若朝阳的笑靥,禁不住伸出手,在他头顶有些凌乱的发丝上揉了一把。

“包子你怕不?”

“啊?怕什么?”

“就是刚刚那个人说的啊,世界末日。”

“哦!那个拿棍子的人对吧!”

“……恩。”

“老大你怕?别怕啦,我会保护好你的!”

“保护我?”叶修忍俊不禁,“我是你老大,不是应该我保护你吗?”

“小弟就是用来保护老大的啊。”包子一脸认真。

“老大你放心,包子我就算挂掉也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的!”

叶修垂下眸子。

片刻后,他的睫羽颤了颤。

他的声音似乎也颤了颤。

“恩,好。”

可这两个字过于简短,叶修的声音似乎如往常那般波澜不惊,让人以为那颤抖只是一瞬如梦的幻觉。

包子得到他的老大的微笑面庞,觉得自己的安慰起了作用,于是愉快地转身,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带起了路。

叶修随在他的身后。

现在他也不怕暴露了,因为刚刚他仔细盘算了一下,其实现在处于世界顶尖的高等民族都不认识他。

他还是叶秋,天使斗神的时候,从来没有把真容暴露在别人眼中,直到现在唯一一个知道他的长相的也就苏沐橙和陶轩。

但是距离上次卸下面具和陶轩把酒言欢已经是很久之前了。估计就算自己下一秒便出现在陶轩面前,他也不一定会认出自己。

至于刘皓,本来他作为副队,是应该知道叶修真容的。

但是他太过阴险,翻脸比翻书还快,一秒钟之内可以换三张脸。

叶修防着他,如今看来是对的。

“老大快来!现在人少!”包子又在前边吆喝了起来,一边挥手一边呐喊,相当兴奋的模样。

“来了!”叶修也回了一声。

在他的眼里,包子张嘴哈哈大笑的模样与方才他认真地要保护他的模样渐渐重合了起来。

说起来很久之前,刘皓也说过“就算我死也一定不会让您受伤。”

只不过,包子说的时候严肃地仿佛许下了最重的誓言,而刘皓说的时候满目讨好,就差冲上来捏肩捶背了。

所以,现在他会站在这里,而不是在嘉世。

所以他面前的是包子,而不是某个两面三刀的兽人。

所以啊。

他果然还是,最喜欢人类这种生物了。